中国船舶报社主办
电话:010-59517976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船舶新闻网 > 文化 > 舫中观潮 > 正文
大师风范 光耀船界
——写在我国著名造船科学家辛一心先生一百周年诞辰之际
发布时间:2012-09-26 07:05:24 | 来源: | 作者:张媖

 
    他,文理兼备、学贯中西,精通流体力学和结构力学,在造船科学领域的造诣受到中外造船界专家的敬仰;他,热爱教学,乐于提掖后辈,即使身兼数职依然孜孜不倦地做学问,始终把科研和教学作为终身事业;他,心系造船,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军民船舶设计机构——船舶产品设计处(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前身)和第一个船舶科研机构——船模试验所(中国船舶科学研究中心前身);他,是中国造船工程学会和上海市造船工程学会(上海市船舶及海洋工程学会前身)的创始人之一,翻开了我国现代造船自主设计和自主研究的新篇章,为中国现代造船业的建立和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就是我国著名的造船科学家、教育家、船舶科研及设计事业奠基者——辛一心。
    尽管辛一心一生短暂,但他生前在船舶、航运等行业以及科研、设计和教育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功勋卓著,享有盛誉,深受同仁和学生的敬仰,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特别是他爱国敬业、奋发图强、献身造船的品质,以及他尊老爱幼、淡泊名利、孜孜不倦的道德风范和崇高的思想境界永远值得造船人称颂、传承和发扬光大。今年是辛一心先生一百周年诞辰,也是我国船舶工业面临挑战、亟待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造船界纪念辛一心先生,缅怀他的学术及光辉业绩,旨在学习他的高尚品格,进一步激励更多造船人发扬他为造船事业献身的伟大精神,继承他的遗志,坚定信心,接受当前严峻市场形势的考验,为早日实现造船强国这一宏伟目标而努力。

    矢志造船强军  学成毅然归国

    辛一心从小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在童年时代就随时任无锡东林学校校长的父亲去无锡城中读书,家教甚为严格。求学时期,他智力超群,学业优异,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不但专业课程优秀,而且在国学古文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曾得到老师这样的批语:“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为一乐,今读斯篇,恨得君晩也。”中学毕业后,江苏省教育厅曾保送他进中央大学读书,但他自动放弃这个机会,并与其他人一起参加考试,最终顺利考入了当时全国录取最为严格的国立交通大学电机工程专业电讯系。
    1936年,辛一心考取第四届中英庚子公费留英造船工程学科,远赴英国新堡(纽卡斯尔)的杜伦大学臂强(今译阿姆斯特朗)学院就读。临行前,他与父亲对中国造船业历史进行了简短回顾,加深了对“造船业紧紧维系着祖国的荣辱兴衰”的认识,并从心底发出了发愤图强的呐喊:造船!要为古老的祖国寻找新的希望,要用汽笛声“唤起民众”,要建设强大的海军!
    1936年8月下旬,辛一心从上海乘船出发,直达伦敦,攻读造船工程(民用船舶)硕士学位。凭着天资聪颖加上刻苦勤奋,他很快补习完了大学本科期间没有学过的造船课程,并在假期内去造船厂实习。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1938年,他顺利获得了造船工程硕士学位。然而,辛一心始终觉得,既然学造船,只学到民用船舶知识,没有学到军舰知识,还是不全面,而建造军舰代表造船的最高水平,当时的英国海军强大,造舰技术又属世界一流,更何况他来学习造船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振兴中国海军,以期祖国今后不再受人欺凌。为了掌握造船尖端技术,他决定转入格林威治英国皇家海军学院继续深造,学习建造军舰。这是当时英国唯一一所专门讲授军舰建造技术的军事学院,中国海军第一批留英学生严复、林永升等,也都在该校学习过。
    那里主修功课十分繁重,不但有造舰工程的课程,而且数学和力学方面的课程分量也很大,理论流体力学著名教授米里·汤姆逊、兴波阻力理论鼻祖海威洛克教授都是他的老师。“辛先生几乎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深入理解数学、力学的概念和解算大批难题上,这让他在数学和力学上有了很深的功底和造诣,在这方面当时中国船舶工业几乎无人能出其右。”辛一心的学生及部下、七〇二所原所长董世汤回忆道:“他既精通船舶流体力学,又擅长船舶结构力学,这在当时乃至现在都是很难做到的。”在该校学习期间,辛一心先后进行了“航空母舰的甲板烟漫”、“弹性限度以外的研究”和“16000吨重巡洋舰的设计”等课题的研究,作出了诸多贡献。1940年,英国著名的力学教授海格博士在英国东北海岸造船工程学会所发表的论文中,两次提到辛一心的名字并引用了他的成果,这足以证明他已受到国外学术界的关注和重视。
    学成之时,祖国的半壁江山正沦陷于日本侵略者之手,辛一心迫切期望能够回来报效祖国,投入抗战救国的大业中。当时,有人劝他不要回国,因为沿海都已沦陷,学造船的人必定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可是辛一心认为,当此国难方殷之际,和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是他这一代中国人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1940年,他不畏国内流亡生活的艰苦,毅然离别已逐步适应的西方优越环境,决意先赴祖国大西北任教,为抗战胜利和国家重建做人才上的准备,以后再寻求投身中国造船业的机会。回国前,他在家书中写道:“人离开祖国,如螺旋桨之离开水,以儿之念祖国,知祖国必念念于儿也。”

    赤诚作师表  桃李竞芳菲

    回国后,辛一心受聘为陕西城固西北工学院正教授,当时尚未满28周岁。“从国外学成归来,以研究生身份直接成为正教授的,当时学院里从未有过。”他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许学彦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说:“学院里有些老教授一开始并不服气,所以在辛先生第一堂课开讲的时候,很多资深教授都前去旁听了,听后十分佩服,再无异议。”谈到辛一心的授课风格,董世汤则深情地说:“辛先生是学校里课讲得最好的教授之一,全校闻名,他讲力学基础课时还会有不少外系学生来旁听。他授课思维清晰,条理清楚,自编的英文讲义精练,很有要领,能将艰涩难懂的理论知识讲得简单明了,但由于他要求严格,学生们若不认真预习、复习,是很难跟上进度的。”至今,董世汤等上过辛一心课的造船界老前辈们,都还保留着当年的英文笔记。
    抗战时期,由于师资紧缺,辛一心除在西北工学院执教力学课程外,凡其他教师开不了的课他都一力承担,最多时开设了兵器学、弹道学、工程材料等10门课程。他每周要授课18个小时,有时甚至超过20小时。虽然在地处穷乡僻壤的西北工学院任教,但辛一心始终未忘对造船学科专业知识的传授。原西北工学院机械系43届毕业学生,原沪东造船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首届国家技术进步奖获得者孙全柱回忆说:“辛先生在给我们讲授‘造船学’课程,一开始就谈到要开发海洋,兴海军,搞造船,并谈到近代中国因海军和造船落后,受到外国人侵略的种种痛苦。我们当时在山沟沟里,没见过海,也没有想到要搞造船,经他这么一说,就激发了我们的爱国热情。辛先生教书不光是为了培养几个学生,而且要求他们毕业后对社会有所贡献。我一生中受到教育最深的师长,就是辛一心先生。”
    1944年,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捷报频传,随着战后接收及国家重建的准备工作被提上议事日程,中国对运输船舶和造船人才的需求也变得日益紧迫。造船是辛一心最熟悉的学科,这恰是发挥他的才能的大好时机,因此,他决定应国立交通大学之聘赶赴重庆。随后,他亲自策划和组建了拥有我国第一个船舶专业的交通大学造船工程系(即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前身),并担任交通大学造船工程系教授,兼管造船系系务,同时还在招商局任职。
    尽管身兼数职,但辛一心在交通大学造船工程系教授的课程比许多专职教授的课还要多,一连4个学期的船舶原理课程,全由他讲授,内容包括船舶静力学、船舶阻力、螺旋桨理论、摇摆及操纵性等,此外,还开设流体力学、船舶强度、船舶振动等课程。他博采众家之长,编写了《船舶静力学》、《船舶构造力学》、《船舶流体力学》等6本船舶力学专著,成为国内沿用至今的船舶和海洋工程专业经典教材。不仅如此,他授课的讲义里还时时补充新内容,与时俱进地将当时国际最新的造船理论研究成果充实到课程里,总是尽最大能力为学生提供更丰富、更实用、更前沿的造船科学知识。
    “学然后知不足”,正如辛一心为许学彦题写的这句话,他一生在造船科学领域总是不知疲倦地学习着。白天工作繁忙,他只能利用晚上时间来阅读文献、撰写论文和著作;对于国外主要造船学会年刊中的论文,他每篇必读,时刻吸收国际先进的造船理论和技术知识……曾与辛一心共事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杨槱也对他深厚的造船科学基础钦佩不已。辛一心对自己发表的著作和论文从不拿稿费,他说:“我专心著述,主要是因为有一种责任感,感到有责任把自己的知识和在科学技术上的一些想法,写出来贡献给社会。”
    作为造船界的一代宗师,辛一心辛勤耕耘17年,培养和输送了一批又一批技术骨干和人才,弟子遍布全国各造船和航运部门、高校造船系、验船部门等,桃李满天下。不少“辛氏弟子”后来成了院士、企业家和科研院所的专家,是中国船舶工业发展历程中的中坚力量和领军人物。

    甘做铺路石  勤为引路人

    对于中国船舶工业的发展,辛一心更是拥有着举足轻重、不可或缺的地位,他不仅是我国造船科研事业的奠基人,同时也是造修船管理制度和体系的开创者。
    1944年,辛一心受招商局聘请,负责全局船舶技术改造和技术管理工作,并顺利按时完成招商局抗日战争时冒险驶入川江的六大江轮——“江顺”号、“江安”号、“江新”号、“江汉”号、“江华”号、“江建”号的大修工程,为抗战胜利复员东归作出了贡献。凭借着这6艘江轮的修理经验,他建立了一套修船制度,使修船工作迅速走上了正轨。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在他担任修理打捞委员会主任委员期间,打捞委员会共打捞、修复黄浦江沉船67艘,其中有40艘立即投入运营,解了当时重要物资运输的燃眉之急。
    与此同时,辛一心坚持着教学工作。当时交通大学在重庆九龙坡,离他在招商局的办公室有30余华里。他总是每星期六中午离开办公室,乘船到九龙坡;星期日全天、星期一上午上课,星期一中午赶回办公室。一直保持如此紧张的工作节奏,这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
    抗战胜利后不久,辛一心深感当时国内造船科学技术水平落后,船舶设计主要依据经验,缺少试验研究手段,学术交流活动也很贫乏。因此,他倡议恢复抗战期间在重庆成立的中国造船工程学会,并被选为常务理事和总干事。为了活跃造船界技术交流的气氛,积极搭建科技人员技术交流平台,他作为创始人之一,组织成立了上海市造船工程学会,并曾任副理事长,他创办的《中国造船》60多年来一直是蜚声中外的造船业核心期刊,为提高我国船舶科学研究水平作出了贡献。在上海市造船工程学会工作期间,辛一心积极组织造船研讨活动,经常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举办各类专题讨论会。“这在当时是业界最热闹的事情之一,参加研讨活动需要凭票入场,因而常常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辛先生还鼓励我们写论文,并到讨论会上跟大家交流。”董世汤回忆道,此举为很多年轻人日后走上科研之路、成为新中国造船事业的中坚力量开了个好头。为了争回中国的船舶检验权,辛一心还大力呼吁中国必须组织自己的验船机构,建立自己的船舶建造规范。由此,他会同杨俊生等人着手草拟了《中国钢船规范》,并陆续在《中国造船》上发表,开创了我国自主验船的先例。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辛一心始终醉心于教育和科研事业,然而,当时我国在船舶科研方面没有科学试验设备,所有的研究均处于“纸上谈兵”状态,他为此心焦不已。在意识到当时国民党政府不可能在这方面投放经费后,他积极发动叶在馥、杨俊生等造船界前辈联名向当局政府提建议,要求从日本拆一整套船模试验池设备作为战争赔偿的一部分,在我国建起试验池,但当时国民党政府无动于衷,这一建议最后无疾而终。
    令人欣喜的是,新中国的成立为船舶事业的新发展带来了曙光。1951年,虽然国家各方面的力量还十分薄弱,但党和政府批准了辛一心等人发起要建设船模试验池的建议,于同年设立了船模试验池筹备处,由辛一心兼任处长。在他的领导下,1954年,我国第一座船模试验池正式建成,筹备处改名为船模试验所,并开始承担船模试验任务。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他们改进了7种船型,仅因改进线型而节省下来的燃料费用就可抵该水池的建设费用。这也成为了中国船舶科学研究事业的一个里程碑和转折点,至此,我国才开始有了真正的船舶科研事业。
    与船舶科研事业一同迅速发展的,还有我国的船舶设计力量。1950年船舶工业局成立时,局内只有18名设计人员,一年后增加到80名。到1953年,辛一心组建船舶产品设计处时已有100名设计人员,1954年增至460多名。以往他在招商局难以开展的船舶设计工作,而今不论造船、造机,人才齐备。
    在技术力量和人才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辛一心还在船舶产品设计处建立了完善的质量管理制度和严密的计划管理制度,对设计、制图、计算、校对、审核都提出清晰明确的职责要求,并划分了责任,一旦出现错误,就会有错误记录卡登记在案。“当时设计处所有人员都是‘荣誉感至上’,谁的错误一多,就会觉得脸上无光、抬不起头,所有工作人员都兢兢业业,努力把错误降到最低。”董世汤回忆说,“一旦有人无法按节点完成分内工作,也必须及时上报,由上级部门来审查工作延期的原因。在这样严格的管理制度下,设计处的质量得到了很大提升,设计效率也得到了良好的保障。”
    “压着担子跑得快”,充实的生产任务和完善的管理制度让进入设计处工作的年轻人在业务上进步神速,往往通过两三年的磨炼就能担任产品某一方面的专业负责人,在岗位上独当一面。该设计处就是现在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的前身,其培育了我国一大批船界专家,被誉为“中国船舶设计和科研人才的摇篮”。
    1957年5月,辛一心为从速建立中国船舶科学研究机构一事,与船舶动力专家沈岳瑞联名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信,信中他们恳切地说:“由于今年国家削减投资总额,研究工作进展很少,我们担心,这样下去,人力和财力分散,这方面工作势将推迟许多年,因此希望能从速建立有关各方共同合作的造船科学研究机构。”同年10月,他还作为第一机械工业部代表参加了国务院组织的访英经济技术考察团,考察英国的造船业和科学技术。没想到不久后,他就被确诊患了癌症。在之后的住院期间及弥留之际,辛一心仍心系祖国的造船事业,他曾对夫人说:“带回的东西千万别动,我回家要整理的……”由于病情迅速恶化,两个月后,他便与世长辞,终年45岁。
    噩耗传出,震惊整个中国造船界,闻者无不黯然泪下或痛哭失声。就连时任船舶工业管理局苏联专家组组长的依伏奇金,在得知辛一心逝世的消息后也流下了眼泪。他说:“辛一心同志是中国最有才能的造船专家,可惜这么早就去世了,这对中国的造船事业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如今,我国造船工业已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科技实力和技术水平也获得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虽然辛一心先生离开我们已有半个多世纪,但他为祖国造船事业锲而不舍、奋斗终生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每一位造船人,有朝一日我国真正实现造船强国的目标,那就是对辛先生最好的纪念和告慰。  


 

相关文章

特别推荐
· 我军少将称中国军舰量超美无意义 无航母影...
· 我护航编队遭索马里海盗强行冲击 舰载直升...
点击排行
· 我护航编队遭索马里海盗强行冲击 舰载直升...
· 我军少将称中国军舰量超美无意义 无航母影...



国资委 | 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 | 上海市船舶与海洋工程学会 | 中国船级社 | 中国造船工程学会 | 中国船舶标准网
中国产业报协会 | 中国造船网 | 国际船舶网 | 中国船检 | 南通船舶网 | 中国船舶设备网 | 船舶英才网 | 中国拆船协会
中国船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热线电话:010-68058257 010-59517980 传真:010-595178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5号 邮编:100861
E-mail:news@chinashipnews.com.cn
京ICP备140061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