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舶报社主办
电话:010-59517976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船舶新闻网 > 文化 > 史海钩沉 > 正文
我的高考
发布时间:2012-09-12 11:00:21 | 来源: | 作者:余俊伟

    最近一段日子,关于高考的新闻尤其多:有家长为了高考向孩子隐瞒亲人死讯的,有家长为了高考拦路堵车的……
    我1999年参加高考。与这些故事相比,我经历的高考算是十分平静。
    我家在农村,读高中在县城,我的整个高中时代都寄宿在学校。临近高考时,学校决定给我们放假,让我们这些平日住在学校的学生们在高考之前回家见见父母。
    回到家里,父母的表现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在问了高考时间、科目、考场之后,他们就没有更多的话了。只是临走时,爸爸特意让我带上了几盒葡萄糖,他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说是葡萄糖能补充能量。
    考试前两天,同学中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氛围,这气氛里包含有要去完成一件人生重要大事的使命感,也隐约包含着一种即将到来的离别感。在这种气氛里,大家都略显紧张,相互之间因此变得更加客气。父亲给我打电话,似乎有点过意不去:“我是不是该去陪考啊?我看电视上说好多家长都去陪考啥的。”“不用了,”我笑着说,“不就考试嘛,该会的就会,不该会的你陪我,我也没办法啊”。
    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作为农村的学生,小升初,初升高,每一次考试都决定着我们能否继续读下去,可以说每一次考试的竞争激烈程度都不亚于高考。我小学时,58个同学,只有4个读了乡初中;而初中时,班里有60个同学,也只有4个考上了县高中。能一路通过考试,除平时努力学习外,临场发挥也占很大成分,那就要靠运气了。这些考试,父亲都没有去陪我。他从来没想过我会上大学,他想的是,让我能多读几年书就多读几年,实在读不下去了就回家。
    考试前一天晚上,宿舍的兄弟们也都早早上了床,我能感觉到有人不断地翻身,但很快就睡着了。早上起来,我喝了爸爸给我带的葡萄糖,吃了早饭,就骑着自行车往考点去了。第一门是语文,考完出来,大家表情都还好。第二门是数学,考完出来,就发现很多女生在哭,而家长在旁边安慰。但我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突然发现了我暗恋的姑娘和她妈妈在前面边走边说,然后我就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之外后,才骑车回宿舍。高考就这么结束了。
    考完当天晚上,宿舍闹翻了。当天的宿管大叔也不再像往常一样呵斥。我们宿舍八个兄弟躺在床上,在那里讲笑话,胡乱唱歌。那种感觉多年以后我在电影《笑傲江湖》中又一次看到,向问天和令狐冲分别前说,“我只想和大家唱笑傲江湖到天亮”。

 

相关文章

特别推荐
· 我军少将称中国军舰量超美无意义 无航母影...
· 我护航编队遭索马里海盗强行冲击 舰载直升...
点击排行
· 我护航编队遭索马里海盗强行冲击 舰载直升...
· 我军少将称中国军舰量超美无意义 无航母影...



国资委 | 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 | 上海市船舶与海洋工程学会 | 中国船级社 | 中国造船工程学会 | 中国船舶标准网
中国产业报协会 | 中国造船网 | 国际船舶网 | 中国船检 | 南通船舶网 | 中国船舶设备网 | 船舶英才网 | 中国拆船协会
中国船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热线电话:010-68058257 010-59517980 传真:010-595178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5号 邮编:100861
E-mail:news@chinashipnews.com.cn
京ICP备140061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