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舶报社主办
电话:010-59517976
韩国造船业结构调整勇闯“深水区”
发布时间:2016-12-22 17:04:13 | 来源:船舶经济贸易 | 作者:牛序谋


    自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造船业正经历一场市场的洗礼,船厂规模已进入高度集中阶段。据有关市场调查机构统计,2009 年全球已建成和正在建设的造船厂达 3000余家,具有一定规模、并拥有船舶建造能力的船厂共 931 家。2016 年 9 月份,包括手中仅有 1 艘船订单以及 1艘船订单以上,且还能维持运转的船企仅剩下 402 家。业内专家分析认为,这充分说明全球造船业已进入“全面出清”的危急时刻。世界知名的船舶投资机构——丹麦船舶融资机构出具的船市调研分析报告也指出,近年来,由于市场新船订单锐减,全球各国船企纷纷开展结构调整,预计到明年底将有 200 余家船厂停产倒闭。目前,全球船市短期内难以复苏,船企将长期处于亏损、资金链断裂的边缘状态。为此,世界各国船企都在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届时船厂数量将还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早在 2009 年,位于世界排名前列的韩国船企便启动结构调整,尤其是今年韩国船企开展结构调整的广度与深度都是史无前例的。韩国强有力的结构调整引起全球造船界的关注,它将会影响未来国际造船市场上相关国家和企业的竞争格局。韩国政府和造船界深刻认识到,结构调整不仅会影响产业经济发展,也还会影响韩国经济增长。因此,韩国政府对造船产业的结构调整进行研究讨论,并将造船产业结构调整冠以“造船产业加强竞争力方案”的称谓。韩国造船企业及早开展结构调整,并不是简单地压缩造船设备能力、裁员减人,而是要根据市场发展变化,使韩国造船能力适应市场需求变化,从而提升韩国造船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巨额亏损成主因   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2009 年初,韩国中小造船企业便开展结构调整。2013 年底,韩国现代重工率先开展结构调整。2013 年第四季度,韩国现代重工出现了多年未见的营业亏损额 871 亿韩元,2014 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分别亏损 1889亿韩元和 11037 亿韩元,3 个季度累计亏损 13689 亿韩元,折合 12.44 亿美元。连年的亏损,使得韩国现代重工于 2013 年 8 月对企业高管层人士进行易人改组,该公司新董事长和总经理一上任就大刀阔斧推进结构调整:对造船和海工装备两大主业部门进行整编重组,其中,现代重工、现代三湖重工和现代尾浦造船 3 家造船企业合三为一,三者下属的 3 家售后服务业务部门统合为一家 AS 法人企业。对非主业部门进行精简、合并、拍卖,或分离出去成立独立法人子公司,裁减国外机构。裁员减人则将重点放在企业行政员工队伍上,同时对工资、资金和福利待遇制度进行改革,实行责任经营制,消除过去“大锅饭”的弊病等。这一系统调整和改革举措遭到了工会组织的坚决抵制和反对,工会组织了多次不同形式的罢工、集会游行。新的高层班子一方面与工会谈判解决问题,并表示将结构调整继续推行下去。由于连续几年的结构调整,在经历了 9 个季度连续亏损后,现代重工 2016 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营业开始盈利。

    2015 年,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现代重工、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合计营业亏损达 8.5 万多亿韩元(约折合 78 亿多美元),其中,因海工装备建造带来的亏损额占80%,达6.8万亿韩元;大宇造船海洋 2015 年营业亏损额达 5.5 万亿多韩元,现代自2013 年第四季度至 2015 年第四季度连续 9 个季度营业亏损,总计亏损金额为 4.78 万亿韩元。对此,韩国业界人士表示,韩国三大船企仅2015年8.5万亿韩元的营业亏损额相当于他们在船市正常情况下辛勤劳动 10 年所获得的利润收益。面对巨额亏损,韩国船企于 2014 年 8 月正式启动大规模的结构调整工作。

    其中,韩国三星重工、大宇造船海洋的营业亏损是在 2015 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相继曝光出来的,因此,它们的结构调整在 2015 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提出来,其中问题最严重的大宇造船海洋的总经理是在 2015春末才进行更换,这使得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的结构调整比现代重工整整晚了 1 年的时间。一时间,韩国三大船企巨额亏损被推向该国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对此,韩国政府不得不表态,在 2016 年直接披挂上阵,采取有效措施,对韩国造船业进行强有力的结构调整,主动寻求突破困局的办法。

过程艰辛   各方意见不一

    为大力推进结构调整,2016 年 4月,韩国政府成立造船结构调整班子。5 月 30 日,韩国政府由金融委员会委员长牵头、由相关部级干部组成的“产业竞争力加强和结构调整协议团体”成立,决定由金融委员会和船企的主债权银行负责造船企业的结构调整工作。这个协议出台不久便遭到很多批评,不少人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权威的机构,对造船业的结构调整发挥不出什么作用。6月下旬,韩国政府又决定:协议团体由一位副总理牵头、相关部的第一把手为成员,使协议团体的权威性得到了提升。新的协议团体决定:在政府的引导下,韩国造船业要解决整体供给侧的产能过剩问题,结构调整的重点正是三大船企,由主债权银行与企业共同推进调整,债权银行发挥监督作用,企业主动进行调整,三大船企各自提出自己的自救调整计划方案后,送主债权银行审查同意,同意后由企业自律加快推进,尽早实现。此次提交出的计划方案,现代重工的相关方案很快被通过,但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的自救方案被债权银行要求进行修改,补充新举措,如,要求三星重工的最大股东或三星集团为三星重工增资扩充资本,要求大宇造船海洋自救筹资规模进一步扩大。由此,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又对其自救计划方案进行了修改补充,并获得债权银行同意。此外,韩国政府还特别邀请韩国造船海工装备协会聘请的外国咨询公司麦肯锡为三大主要造船企业的结构调整提出咨询建议,其聘请咨询费用 10 亿韩元由三家船企分摊。韩国政府曾公开表示,参考麦肯锡的咨询意见,并于 10 月 31 日发布结构调整方案。

    韩国三大船企结构调整方案公开时间比原定时间推迟了两个月,其主要原因包括政府内部以及各方面的意见严重分歧。韩国船界的基本主张是将三大船企调整重组为“二大”船企,
即拆解大宇造船海洋分别并入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麦肯锡的最终咨询建议也认为大宇造船海洋今后难以独立存活,主管产业部门的产业通商资源部也表示要将“三大”重组为“二大”;还有一种意见是“三大”船企整合重组为“二大”船企和“一中”船企,即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两大船企保留,大宇造船海洋则整编“瘦身”为一家中型船企。但主管产业结构调整的韩国金融委员会坚决主张保留现代重工、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的“三大”体制框架,理由是如果关闭掉大宇造船海洋,将给国家至少带来 50 万亿韩元、最多将达 70 万亿韩元的巨大经济损失,还会带来 4 万多名工人失业的不利影响,这对国家经济和地方经济都将是严重打击。据韩国业界和媒体报道,联席会议在三大船企的结构调整前后曾举行过六次专门研究讨论会,联席会议挂帅的副总理也公开表示,政府内的部委之间对是否维系保留“三大”体制的确有不同意见,但经过多次研究讨论,政府的最终决定方案是保留三大船企的现存体制。

    10 月 31 日,韩国政府正式对外发布三大主要船企结构调整方案,其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压缩造船生产设备、能力和裁减人员。现代重工、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目前
有船坞 31 座,要压缩至 24 座,压缩船坞 23% 的设备能力,3 家船企现有员工队伍 6.2 万人,要裁减至 4.2 万人,裁员幅度为 32%。3 家船企在压缩造船和海工装备建造生产能力的同时,要积极努力转产转型,各企业要结合自身优势、特点谋划新增长方式。现代重工将开拓与船舶相关的融合性、综合性服务市场,如造船与配套物资设备、媒体的流通和服务相融合的新概念售后服务,造船与信息通信新技术(IT)及物流业相融合的智能船系统的研发和建造,此外,还要开辟海工装备核心配套设备、部件和液化石油气(LPG)加注等新市场。三星重工将在商船领域中以环保节能和高附加值产品为中心,在该领域实现专业化和高附加值化,另外,在运营保障(O&M)、工程管理、造船外包、监理、深海海底开发等海工装备服务业务等方面开拓新业务领域并攻占市场。大宇造船海洋则将以商船为中心,提高效率,继续研发节能设备和燃料电池等新一代船舶推进设备系统,将高新技术和建造技术更多地应用于军船建造,提升军船的出口能力。鉴于大宇造船海洋的最大股东是国有的产业银行,因此,从中长期计划来看,大宇造船海洋应该进入企业并购市场,最终要找到一家有经营能力的新主人。二是造船产业向船舶产业转型。现在的韩国造船产业实质就是仅限于船舶的建造,船舶建造今后要提高竞争力和增加收益,这是结构调整的前提,今后应向外延拓展生存发展空间,即要向高附加值的船舶服务领域延伸。今后韩国造船产业将以下述两个领域为中心提高国际竞争力和创出新收益:船舶建造实现新环保和智能船两个高附加值化;开辟船舶服务这块高附加值新市场板块,如船舶的保养维修、改装以及相关项目设备的设计、研发等,实现造船产业转型升级。三是有关大宇造船的结构调整。大宇造船海洋今年 6月底的资产总规模 172856 亿韩元,它的负债总规模为 180621 亿韩元,处于资本被蚕食状态。因此,大宇造船海洋在摆出了第一个和第二个自救计划方案之后,近日又提出了补充方案,即自救筹资规模从原来的 5.3 万亿韩元再增加 2000 亿韩元,达到 5.5万亿韩元的规模;除了造船厂和 14家子公司外,其他不动产全部卖掉,包括在首尔的总部办公大楼、公务飞机、玉浦船厂的员工公寓,以及 3 座浮船坞;原来计划到 2018 年底将 1.2万名员工队伍裁减至 1 万名以下,现在表示将在今年年底使员工队伍减至8500 名,压缩海工装备建造业务,大宇造船海洋今后在商船、海工和军船领域的业务比重分别为 60%、30% 和10%,大宇造船海洋的军船业务部门分剥出去组建独立子公司,并将单独上市。

调整任务艰巨  相关方提供特殊支援

    除了以三大船企为主线的结构调整方案之外,韩国政府还提出了与货船相关的结构调整举措,如,中小船企的调整路线图、政府计划造船项目尽早落实,造船、海运和货主加强合作,对造船企业密集的地区给予特殊支援等。

    韩国中小船企船舶建造能力与中国和日本船企重叠,但一些船种的竞争力低于中国船企。对此,韩国政府提出,韩国中小船企要依据自身优势实现不同船舶的特别优化,即实现船种“特优”,以拉开与国外同行的技术差距;其次,促进中小船企重组合并,形成互补优势,提升中小船企的整体国际竞争力;最后是部分中小船企转产,向修船转轨,现在韩国国内可维修 3 万吨级以上大型船舶的修船厂仅有 1 家,今后要增加到至少 3 家,到2020 年如此规模的修船厂要增加到 3家以上,大型商船的维修自给率由现在的 1.3% 扩大至 2020 年的 10%。另外将修改有关港口现行法规,参与液化天然气(LNG)加注船建造市场竞争,韩国国内到 2020 年之前要拥有LNG 加注基地 3 个以上,中小船企可参与竞争。

    政府造船计划项目是韩国为支援造船和海运企业而推出的新船下单一揽子计划:在 2020 年之前,韩国将投资 11 万亿韩元下单订造 250 艘以上的新船,主要是公务船和军舰及
海警舰艇等,其中,2018 年前投资 2.5万亿韩元订造 63 艘以上,在 2020 年前再投资 3.7 万亿韩元订造 75 艘,另外在 2020 年前,通过延长贷款偿还期等方式提供金融融资支援订造新船115 艘。

    此外,韩国政府还极力推动造船企业联手投资创办海地装备设计合作公司,以突破韩国海工装备设计的瓶颈,造船、海运和货主建立网络合作公司,全面加强三者的业务合作和信息沟通,学习中国和日本的“国船国造”和“国货国运”的经验,促进造船海运货主三方共赢,共同发展,助力经济增长。韩国政府在不久前将造船行业指定为政府特殊雇佣支援对象之后,现在将韩国造船企业集中的 5个地区指定为政府给予特殊支援的地区;到 2020 年之前政府将提供 3.7 万亿韩元的投资和融资规模,支援帮助这 5 个地区克服因造船危机带来的困难,鼓励地方挖掘新的经济增长点。

    韩国造船产业结构调整方案明确提出,韩国在国际大型船舶市场上的份额由现在的 65% 左右,在 2020 年提升到 75% 以上;在智能船的核心技术开发方面,韩国将投入资金 2400亿韩元,以求在该领域能保持技术领先地位;在海工装备配套物资设备国产化方面,将其比例由现在的 25% 提升到 2020 年的 40%。

    在推进强有力的结构调整过程中,韩国发布的结构调整实施方案遭到了工会组织的抵制和反对,工会已多次举行罢工和游行示威,反对大量裁员,而且表示今后还将继续罢工。因此,做好工会的工作,劝导工会一起支持结构调整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特别推荐
· 《船舶经济贸易》2013年第六期目录
· 取道海工,十年再圆一个梦
· 《船舶经济贸易》2012年第七期目录
· 一触即发 FLNG市场即将迎来“井喷”
· 《船舶经济贸易》2012年第六期目录
· 《船舶经济贸易》2012年第五期目录
· 《船舶经济贸易》2012年第四期目录
点击排行
· 倾力打造“中国领先、世界一流”的绿色产品
· 船东偏好“节能降耗”船
· 日韩政策性金融机构对船企“雪中送炭”



国资委 | 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 |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 | 上海市船舶与海洋工程学会 | 中国船级社 | 中国造船工程学会 | 中国船舶标准网
中国产业报协会 | 中国造船网 | 国际船舶网 | 中国船检 | 南通船舶网 | 中国船舶设备网 | 船舶英才网 | 中国拆船协会
中国船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热线电话:010-68058257 010-59517980 传真:010-59517855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5号 邮编:100861
E-mail:news@chinashipnews.com.cn
京ICP备140061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57号